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 > 钱宁弗莱 >

转贴:美洲之父:谁最早发现新大陆

发布时间:2019-10-11 19:0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一般认为,哥伦布是“美洲的发现者”,他开辟了大西洋航路,第一次把美洲带入人们的视野,在他的引领下,欧洲人掀起了殖民美洲的浪潮,最终创建了现代美洲文明。因此,似乎哥伦布最有资格获得“美洲之父”的殊荣,也最有资格以自己的名字命名新大陆。那么,为什么这片大陆以另外一个人的名字命名呢?亚美利加是何许人也?谁才是新大陆的真正发现者?要解答这些问题,我们必须从美洲的发现史讲起。原来,美洲大陆的最早发现者另有其人,而发现这片陆地是“新”大陆也并非哥伦布。

  维京人(Vikings)生活在寒冷多山的北欧地区,不算肥沃的土地无法承担增长过快的人口,他们自公元8世纪大批南下,成为中世纪早期欧洲人的梦魇。维京人擅长航海,他们的船只体型修长,船腹宽阔,其中最著名的维京“龙船”,有一根桅杆和一张帆,有80个划桨手分布在船的两翼。航海成为维京人生存发展的必备技能,当然,在欧洲劫掠和殖民的同时,维京人还取得了许多航海成就,美洲大陆正是其中一项发现。维京人到达美洲大陆的路径不同于大航海时代的欧洲水手,而是经冰岛和格陵兰岛渐次发现的过程。

  冰岛的发现者是一位叫纳多德(Naddod)的维京人。他于867年在从挪威到法罗群岛的途中,遭遇了风暴。他的小船随风漂流,意外地来到一块陌生的土地。他看到山顶上有积雪,于是将此地命名为“雪地”(Snowland)。两年后,另一位维京人加达尔(Gardar Svarson)循着纳多德的航路再次来到这里,他沿着海岸环航,进行了细致考察,最后得出结论——这是一座巨大的岛屿。加达尔的探险正值夏季,茂密的森林和丰富的渔猎资源使他相信这里适宜殖民。在加达尔的鼓动下,一位叫弗洛基(Floki Vilgerdarson)的冒险家带领一队探险者前往殖民。但当冬天到来后,青翠的草木完全枯萎,茫茫大雪覆盖了地面,海湾也结冰封冻,弗洛基不得不放弃殖民计划,并在离开时给这里取名为“冰岛”(Iceland)。

  殖民冰岛是由英科尔夫·阿纳松(Ingolf Arnarson)和他的堂兄弟莱弗(Sword Leif)完成的。约871年,两人因犯有杀人罪被放逐,所判的刑罚是在“冰岛”度过三个冬天。两个亡命之徒在前往冰岛的路上,劫掠了爱尔兰海岸的一批奴隶。他们与这些奴隶成为冰岛上的首批成功殖民者。877年,英科尔夫在西部一处不冻湾里建立了一个固定的殖民点,即后来冰岛的首都——雷克雅未克。

  格陵兰岛的发现也是维京人的贡献。格陵兰岛大部分位于北极圈以内,在维京人到来之前,这里居住着世界上最耐寒的人种——爱斯基摩人。脾气暴烈的维京人“红毛埃里克”(Eric the Red)是发现这个巨大岛屿的第一人。埃里克因谋杀罪被驱逐出挪威,约982年,他与其父一起流亡到冰岛。然而,他那惹麻烦的脾气又使他被冰岛当局驱逐,再次亡命天涯。他听说向西还有陆地,于是他准备拿命一搏。埃里克非常幸运地找到了这片传说中的土地,虽然很难说他是第一个发现这里的人,但他无疑是将这个世界最大岛屿展示给世界的第一人。他在这片陆地上考察了三年之久,然后带着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回到冰岛。此时的冰岛殖民者已达数万之多,正急于寻找新殖民地。为了使自己的发现更有吸引力,埃里克给这片六分之五被冰雪覆盖的土地取名“格陵兰”(Greenland),即“绿色的土地”。985年,埃里克带领大批殖民者乘船来到格陵兰南端定居,成为第一批在此殖民的欧洲人。

  维京人发现格陵兰岛后,北美大陆已经近在咫尺了。在缺乏文字记载的古代,人们口耳相传的故事承载着丰富的历史。总体上,维京人发现美洲大陆的传奇分为三个阶段:发现——探险——尝试殖民。

  公元986年,一位叫比亚尼(Bjarni Herjolfsson)的维京商人前往格陵兰岛看望移居那里的父亲。又是一次意外带来了伟大的发现,海上的大雾和强劲的北风使他在距格陵兰岛不远的地方迷失了航向,于是他只能随风漂流。不知过了多久,大雾消散了,他看到一座陌生的岛屿,上面布满了“茂密的森林和低矮的山丘”。这位谨小慎微的商人并没有登陆,而是掉转船头往北回到了格陵兰。

  数年后,红毛埃里克的儿子——莱弗·埃里克森(Leif Eriksson)买下了比亚尼的船。公元1000年左右,他带领一支小型探险队从格陵兰岛东南海岸的定居点出发,首先沿着海岸来到西部海岸,然后径直西航,到达一片冰雪覆盖的荒凉之地,将之命名为(Helluland),意为“石板之地”。据推测,他们到达的可能是巴芬岛。之后探险队转而向南,可能到达了拉布拉多半岛,莱弗把那片土地命名为马克兰(Markland),意为“布满森林的土地”。又航行了两天,莱弗再次看到一片陆地,他们来到陆地北部的一个岛上进行了考察。此后,他驾船向西航行发现了一条大河。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宽阔的大河,两岸郁郁葱葱,气候宜人、适合居住,莱弗将其命名为“文兰”(Vinland),意为“美酒之地”。莱弗在此地过冬后返回格陵兰。这次探险之旅应是欧洲人首次有目的、有组织的对美洲的发现。

  根据维京人的传说,在莱弗发现新陆地之后,他的兄弟托瓦尔德(Thorvald)、同父异母的妹妹弗莱狄(Freydis)也先后组织过在北美东海岸的殖民活动。此外,莱弗另一兄弟托尔斯坦(Thorstein)的遗孀改嫁给一位叫索尔芬·卡尔塞弗尼(Thorfinn Karlsefni)的商人,从而使其知道了埃里克家族的秘密。这位商人也组织了一次较大规模的殖民活动。遗憾的是,由于殖民者内部的矛盾及其与北美土著居民的冲突使这些尝试都归于失败。

  维京人的航海事迹,虽然没有文字可考,但20世纪的一系列考古发现提供了佐证。在纽芬兰和北美大陆沿岸,考古学家发现了许多维京人建筑的遗迹,在巴芬岛等地还发现了维京人留下来的物品。维京人这个以海盗著称的古代民族,从北欧到冰岛,从冰岛到了格陵兰,又从格陵兰来到了美洲大陆。这一发现使他们比哥伦布提前500年成为这片大陆的“最早发现者”。

  亚美利加·维斯普奇(Amerigo Vespucci, 1451-1512)与哥伦布年龄差不多,也生于意大利一个以商业闻名的城市共和国——佛罗伦萨。但就出身来讲,他要比哥伦布幸运许多,他的父亲是佛罗伦萨货币兑换行会的公证人,混迹于最有利可图的金融业。良好的出身使维斯普奇在青年时代能够接受良好的教育,并在学业完成后顺利进入银行业任职。他的老板正是佛罗伦萨的无冕王族——美第奇家族。1491年,维斯普奇被派往西班牙塞维利亚,在当地美第奇家族的分银行工作。除了从事银行业,他还兼营船舶航具,从而得以接触西班牙的航海事业。维斯普奇曾为哥伦布的第二和第三次远航准备过船只。

  维斯普奇并不甘心只为别人做嫁衣裳,对于航海,维斯普奇有一份独特的热情。根据他自己的说法,他在1497年曾前往西印度考察,到达北美的佛罗里达,不过这一说法无法稽考。维斯普奇有据可考的第一次航行应该是在1499年,他乘自己的船只加入了西班牙人阿隆索·德·奥赫达(Alonso de Ojeda, 1466-1515)的探险队前往西印度探险。但是,关于这次探险的具体细节已无法考证。维斯普奇声称,他和奥赫达一起到达美洲后分道扬镳,他独立指挥船队向南到达南美的巴西北部海岸,然后沿海岸线航行,发现了亚马逊河河口。他还声称自己最远航行到了南纬6度,并发现了特立尼达岛和奥里诺科河(Orinoco River),最后经由多米尼加返回西班牙。

  另一次有据可查的探险活动在1501年,维斯普奇加入了葡萄牙人探险巴西的活动。维斯普奇声称,在随同葡萄牙首领科埃尔奥(Goncalo Coelho)考察了巴西海岸后,他被探险队推举为首领,带领船队向东南进入大西洋,还在南纬52度发现了一片新陆地。之后,他们向东航行到西非海岸,然后回到里斯本。与1499年的那次航行一样,维斯普奇的确参与了葡萄牙人巴西探险活动,但关于他曾担任探险队首领以及向南到达过南纬52度的说法无从稽考。

  除了上述两次有据可考的航行外,维斯普奇还声称,他在1503至1504年间再次加入了葡萄牙的巴西探险队,担任其中一艘船的船长。但遗憾的是,对于这次探险的真实性,除了维斯普奇本人的记述,没有其他材料可以佐证。

  关于维斯普奇的探险,我们虽然不能肯定所有事实,但至少能够断定他确实到达过美洲,并亲眼目睹了美洲的真实景况。他认为,自己看到的“蛮荒之地”绝不可能是哥伦布宣称的“印度”,而是一片“新”大陆。他在1503年写给罗伦佐·美第奇(Lorenzo de Mecici, 1449~1492)的信中明确说道:“应当把这些地区称作‘新世界’。”他还细致地描述了那片大陆上各种奇异的生态,并说:“这块大陆上的人口和动物之稠密程度比我们的欧洲、亚洲和非洲有过之无不及。除此以外,那里的气候比我们所知任何一个地区都更为温和宜人。”他断定,这是世界的“第四大洲”。维斯普奇的看法引起许多同样探访过那片大陆的欧洲人的共鸣。他的信件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印刷流传,使他成为那个时代最著名的畅销书作家,许多读者把他视为“新”大陆的“真正发现者”。

  1507年,一位德国洛林地区的青年地理学家马丁·瓦尔泽缪勒(Martin Waldseemüller)对维斯普奇的判断极为推崇。他在《世界地理概论》一书中,首次将新大陆的南部以维斯普奇之名——“亚美利加”(America)标出。他还在书中附上了维斯普奇的两封信,并且写道:“现在已被考察过的世界更为广阔了,亚美利加·维斯普奇发现了世界的第四个部分……我没有看到有谁会以何种理由和具有何种权力能禁止把世界的这个部分称为亚美利加或亚美利加地区。”1538年,荷兰制图学家墨卡托(Gerardus Mercator, 1512-1594)又将美洲分为“南部亚美利加”和“北部亚美利加”,南北美洲由此得名。16世纪中叶以后,西欧出版的世界地图,一般都延用这一称法。不过哥伦布的故乡热那亚和哥伦布妻子的故乡葡萄牙直到17世纪才接受这种称谓,而哥伦布的赞助方西班牙直到18世纪才勉强接受。

  对于美洲的命名问题,后世主要的争论焦点在于“为哥伦布叫屈”。美国学者拉尔夫·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对维斯普奇的声望颇不以为然,他嘲讽说:“他最高的职位不过是个水手长助手,却想要在这个充满欺骗的世界里取代哥伦布,用他那不诚实的名字给半个地球命名。”当然,也有学者力挺维斯普奇,史家马吉多维奇称:“在三个世纪漫长的年月里,这个荣誉(‘美洲之父’)变成了一个沉重的包袱,因为这个荣誉成了玷辱维斯普奇个人人格的一种口实。”公正地讲,尽管维斯普奇在历史功绩上无法与哥伦布比肩,但他并非欺世盗名之辈。

  维斯普奇晚年加入了西班牙国籍,1508年,他被西班牙国王任命为“大航海长”(chief Pilot),这是西班牙航海事业的最高职位,负责西班牙的航海探险事业。虽然维斯普奇被当时的西班牙显贵们轻视,但他在任内兢兢业业,显示出卓越的才能,深得国王信任。1512年2月,维斯普奇死在任上,没有留下任何财富。公正地讲,即使维斯普奇无法胜任“美洲之父”的声名,但凭借他第一个断定美洲是“新”大陆这一点,就足以使他有资格名列“伟大发现者”的行列。

  对于哥伦布,他至死都相信自己到达的是东方,瓦尔泽缪勒是否与同时代的许多人一样对于哥伦布“到达亚洲”的观点嗤之以鼻,从而有意藐视哥伦布的成就,我们不得而知。但就哥伦布个人命运来讲,显然在当时他没有得到与其功劳相匹配的待遇。哥伦布的晚年备受西班牙人的冷落。他没有得到西班牙王室在《圣塔菲协定》里承诺给他的权利。长年航海留下的痛风病折磨着他,1506年5月20日,他在法拉多利市(Valladolid)抑郁而终。他在死前祈求上帝的怜悯,他说:“天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您手里。”不过,历史最终还是给予了哥伦布应有的报偿。西班牙人后来在塞维利亚为他建造了奢华的陵寝。他的铅制棺材被安放在用350公斤白银打造的灵台上,上面矗立着的青铜抬棺浮雕给这位外国人充分的尊重,甚至让人觉得是否有些过誉——为哥伦布抬棺的是组成西班牙的四个公国的国王(卡斯蒂利亚、莱昂、纳瓦拉和阿拉贡)。

http://hualilvlei.com/qianningfulai/82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